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凶灵秘闻录 > 第五百五十八章:解惑与新人登车

第五百五十八章:解惑与新人登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天时间一晃而过,最终,随着脑海传来冰冷声音,下一秒,无论是身处宾馆的程樱与何飞又或被关警局的彭虎,视野模糊下,三人瞬间消失,集体消失于阴阳路世界。
  揉了揉眼睛,快速睁开双眼,程樱发现自己已身处5号车厢,只不过……
  如仔细观察,那么便会发现此刻的她表情肃然,全无一丝喜悦之色。
  为何如此?
  答案接踵而至……
  离地起身,目光看向身侧,望向地面,地面,何飞双目紧闭一动不动,见状程樱眉头愈发紧皱。
  不错,回魂仪式非常成功,那夜独自操作回魂事宜的程樱亦亲眼目睹何飞灵魂完整回返身体,按理说回魂既已成功,何飞本应醒来才对,然,出乎预料的是真实情况恰恰相反,回魂仪式结束后,何飞依旧昏迷不醒,不否认早前在阴阳路世界的几天里程樱曾尝试过多种办法试图让何飞醒来,甚至回归前还特意带青年去了趟医院,不料却完全查不出任何异常,何飞身体以及大脑统统一切正常,至于为何昏迷不醒?医生也无法给出合理说法,只是建议青年住院观察,建议倒是不错,但程樱却深知几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毕竟这次返回阴阳路世界仅兑换了3天时间而已,无奈拒绝继而又把何飞背回宾馆。
  结果可想而知,因何飞莫名不醒,加之彭虎进了局子无人商量,随后一天里程樱只能守于床边沉默不语,整个人闷闷不乐,直至时限到期回返列车。
  观察完何飞,直到这时程樱才恍然想起某人,想起几天前因‘当街杀人’从而被警察抓走的光头男,确实如上所言,打从彭虎被抓走后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何飞身上,期间亦没来得及联系对方,如今回返列车,受好奇驱使,她还真想问问对方被抓期间都经历了什么。
  想到这里,程樱本能回头,忙回转身体去看光头如何,然不知是不是巧合,身体才刚转一半,后方就以猛然传来怒吼,传来一句满含愤怒的破口大骂:
  “他马勒戈壁的啊!刘胖子!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嗯?
  循着声音,程樱快速回头,继而盯向对方,可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硬生生愣住了。
  聆听着恼怒痛骂,扫视着前方之人,彭虎大体还是以往的模样,之所以用大体形容,来自于对方确实有所变,比如身体变化。
  入目所及,眼中所见,就见光头男整个人鼻青脸肿颓然不休,左眼乌青不说右腮帮子还肿的像个馒头,很明显,如所料不错,对方返回列车前十有八九被人狠狠暴揍过!
  “刘胖子我曰尼玛啊!”
  当然了,因身处5号车厢之故,程樱观察之际,彭虎的伤就已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恢复,但有句话说的好,身体的伤疤容易愈合,心灵的创伤独难治愈话,许是恨极了其嘴里的‘刘胖子’,饶是伤势恢复,可光头男仍咬牙切齿骂骂咧咧。
  至于程樱……
  不知为何,看罢光头男惨状,职业杀手那原本阴郁竟一时露出窃笑,露出幸灾乐祸表情,同时对彭虎的警局遭遇亦基本猜了个大概。
  罪名诬陷、严刑逼供、故意拷打、被迫‘躲猫猫’等等一系列经典名词频频浮现于脑海。
  终于,随着越想越想笑,程樱干脆不忍了,直接朝彭虎笑嘻嘻问道:“咦?我说光头,你为何如此开心?看来这三天你在警局里日子过不错嘛?不然也不可能刚一回来就露出意犹未尽表情。”
  “去你大爷的!你眼瞎是吧?你哪只眼看见我开心了?又哪只眼看到我意犹未尽了?老子这是被打了!”
  面对程樱的反话调侃,又见其明显摆出一副幸灾乐祸模样,此刻,看着对方满是笑意的脸,嘴角抽搐间,彭虎很有一种把眼前这货当场暴打一顿的冲动,可惜也仅仅只是想想,由于深知自己根本打不过对方,随口骂了几句,光头男最终还是放弃念头,冷哼一声,继而一边两眼瞪得老大一边朝程樱继续道:“我日啊,都说冤家路窄这话真一点不假,没想到我进了局子后竟碰到当初被我严刑逼供的刘警官,结果这狗曰的公报私仇,疯狂报复我,三天间狠揍了我三顿!草,要不是我身体壮实估计早就被这死胖子打残了!”
  叙述间,光头男越说越闹,越说越怒,最后牙关紧咬愤恨说道:“有仇不报非君子,等有时间我一定要再回躺阴阳路世界找那王八蛋!”
  一听此言,程樱不由面露鄙夷频频摆手道:“你无聊不?还是你生存值多的没地方花了?闲的?”
  见对方不单不安慰他反而阻止自己,光头略微一愣,旋即如想到某些事情般话锋一转埋怨道:“我记得在香港法律里只要不是重罪,旁人是能花钱将犯人保释出来的,反正又不差钱,你大可花钱把我保释出来啊!”
  很明显,因突然想起香港貌似有保释一说,光头男现学现卖继而埋怨起对方为何不保释自己,是啊,为何不保释自己?
  原因是什么?
  答案又是什么?
  答案是程樱没有说话没有回答,反而在彭虎注视下缓缓转头,将目光盯往身后。
  注意到程樱动作,彭虎再次一懵,随对方一起看向地面,看向青年。
  然后,光头男大惊失色。
  何飞依旧没醒!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当初程樱不是说招魂仪式由她负责吗?
  莫非招魂失败了!?
  想至此处,光头男哪还顾得上咒骂仇人?整个人愣于当场呆若木鸡。
  如上所述,彭虎虽未说话,但程樱却仍能从对方难看至极的脸上看出倪端,摇了摇头解释道:“你别想歪了,招魂仪式进行的很成功。”
  嗯?成功了?
  听罢解释,彭虎内心先是一松,然随即又伸手指着何飞反问道:“那他咋还不醒?”
  “你问我,我又问谁?”
  观察片刻,注视良久,双双沉默半晌,许是期间想到了什么,程樱转身就走,当先走向连接门,走至门前,最后回头朝彭虎吩咐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