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239章 花无百日红

第3239章 花无百日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来真是如血魔长老所说,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呢,今日青莲王和隋族长在此,我便要清理门户了,看看我族之中,还存在着多少恶臭的驱虫,败坏神荒的万年好名声!”神荒族长气结,额上青筋隐隐而起,双手紧攥成拳,瞪向了被神荒侍卫们擒拿架住的白袍男人:“既是看不到真面目,那你便听声音,把那个购买断兽香的人给我找出来!”
  
  “族长,既然夫人怀疑是我做的事,不如就从我开始。”轻歌笑道。
  
  神荒族长看向轻歌,沉吟片刻,点点头:“劳烦长老的配合了。”
  
  “可是这个声音?”钱叔问那白袍男子,男子摇摇头,“不是,太沙哑了,不像。”
  
  “那个人当时说了什么话?”钱叔问道。
  
  白袍男子说:“拿着钱赶紧走人,不要再出现在神荒。”
  
  钱叔了然,望向无忧:“无忧,你来说一声。”
  
  “拿着钱赶紧走人,不要再出现在神荒。”无忧说了一声,钱叔和族长全都看向白袍男人,男人亦是摇头。
  
  “夫人,你来说说看吧。”神荒族长看向自己的大夫人,神荒夫人被族长点名,蓦地望着白袍男人,不由后退了几步。
  
  “夫人怎么不说话?你是在怕什么呢?”神荒族长冷笑,逼视神荒夫人。
  
  大夫人瞪大眼睛看着神荒族长,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仿佛早已被人算计了,自己却还沾沾自喜,自以为套住了别人,其实她才是最愚蠢的那人。
  
  “族长,我……”
  
  “说!”神荒族长一个瞪眼,大夫人痛苦地闭上眼,道:“拿着钱赶紧走人,别再出现在神荒!”
  
  白袍男人激动地指着大夫人说:“就是她找我购买的解忧荨,我本是千族私下倒卖药材的商贩,是她派人找我来,让我亲自送到神荒族,就是她的声音没错!”
  
  “你确定?”钱叔问:“这可是我族的大夫人,你若是冤枉了大夫人,神荒族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大人,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冤枉神荒族的夫人啊,而且我只是个卖药材的商贩而已,断兽香和寸血草也不是被千族勒令禁止贩卖的药材,我寻思着我卖药材,也没有天大的罪过吧,何至于把我关进了神荒地牢?小人好冤啊!”白袍男人满腹的冤屈。
  
  “你不要胡说八道,简直一派胡言,我可没有见过你,这一定是栽赃陷害!”神荒大夫人指着白袍男人的鼻子怒道。
  
  “我从未见过夫人,怎会无端陷害你,我亦是委屈,不过来送个药材,怎还有牢狱之灾呢?”白袍男人急得哭了。
  
  神荒夫人闭上眼,浑身都在发颤,这事也怨她,张兰打算去购买药材,她也信不过,不亲自去做不放心。
  
  终是漏算一步,没想到声音出卖了自己,早知如此,就让张兰去做这件事了。
  
  “族长,断兽香和寸血草都是针对神荒侯的,只是不知,为何神荒侯闻到断兽香安然无恙。”钱叔蹙眉。
  
  一侧的医师见无忧的衣裳有些湿漉漉的,有看了眼放在桌上的万年玄冰和解忧荨,便问:“冒昧的问一声,神荒侯,方才你是不是抱过了解忧荨?”
  
  无忧看了眼解忧荨,说道:“血魔长老看上了父亲心爱的解忧荨,我便取来给长老,在这之中,的确抱了一会儿。”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医师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面向神荒族长说道:“族长,人族若是内服解忧荨,会和兽人一样,闻不得断兽香和寸血草。但是,兽人若是触碰过解忧荨,可抵御断兽香、寸血草的侵蚀。神荒侯是兽人,断兽香和寸血草是针对于他的,而且以这样剂量的断兽香,足以让神荒侯走火入魔反噬而亡。好在神荒侯福大命大,为血魔长老搬了解忧荨,又有万年寒冰镇压,才不至于受到断兽香的侵害。”
  
  经过医师这么一解释,盛宴上的宾客们亦是懂了。
  
  无忧沉了沉眸,眉间有几分消沉的落寞,看吧,他们就这么想要他去死呢……
  
  千方百计,不折手段,就为了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无忧是兽,不懂人性的复杂,短短一段时间里,在神荒族的日子里,已经尝遍了人间的冷暖。
  
  神荒夫人瘫倒在地,大公子亦是慌了,还想着母亲救自己,没想到断兽香的事这么快就已经暴露了。
  
  神荒夫人突然瞪向了轻歌,她终于想明白自己为何一败涂地了,全靠血魔所赐。
  
  血魔以解忧荨让大公子变得丧心病狂,又用解忧荨保下了无忧,真是好高明的手段。
  
  神荒夫人只恨自己不是医师,不知这些药材之间的关系,否则的话,何至于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血魔,你真是出人意料啊!”神荒夫人咬着牙说。
  
  轻歌不为所动,轻轻一笑,旋即站起身子朝神荒族长躬身作揖:“族长,我有错。”
  
  “五长老何错之有?”神荒族长问。
  
  “适才喝了点小酒,来了兴致,没有注意到散出来的断兽香,看见了心爱的解忧荨,便捏碎了喝酒,也让大公子喝了一杯。若不是我的鲁莽,大公子不会发生方才那样的事情,一切的错皆在于我的鲁莽,还望族长海涵。”轻歌这一招,实在是绝了,先发制人,又以退为进,她虽口口声承认错误,但字字都是在说自己是无心之举,这样大大方方的坦白,反而没人会去怀疑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