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237章 寸血草,解忧荨

第3237章 寸血草,解忧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神荒族长吞下轻歌丢来的解酒丹后,醉意缓缓消散。
  
  断兽香的异味还在继续蔓延,因是好闻的异香,而此刻又在花苑之中,与花的芬芳一同弥漫,盛宴之中的宾客们并无察觉到异样。
  
  正扶着神荒族长的无忧皱起了眉头,身体感到些许的不适,紧紧地抿着双唇。
  
  是断兽香——
  
  无忧亦发现了断兽香的存在。
  
  他若现出了原形,宾客们必会受到惊讶。
  
  最为歹毒的是,断兽异香外还夹杂着一丝其他的味道。
  
  寸血草!
  
  寸血草亦是用来对付兽人的,尤其和断兽香结合后,兽人容易变得暴戾,甚至出现梦魇般的幻境。
  
  坐在桌前的轻歌察觉到断兽香和寸血草的存在后,便知神荒夫人的打算了。
  
  以寸血草的剂量,足以让一个高阶兽人爆体而亡,在死亡之前,会陷入发疯的状态,直到临死的那一刻,才能解除。
  
  从寸血草起作用开始,兽人们就会陷入幻境,找不到真实的画面,并且被之欺骗。
  
  轻歌冷睨神荒夫人,这位夫人大概是猜到了族长今日高兴必会饮酒醉了,如此一来,便没人能够保护无忧。
  
  无忧若是发狂伤及无辜,身为神荒族的夫人,她有理由处死一个祸害。
  
  好歹毒的心思!
  
  原来,无忧在神荒族过的是水深火热的日子,步步泣血,艰难的行,身旁都是算计自己的亲人。
  
  无忧还如从前一样,真诚勇敢,却又不一样了,他少了分兽的猖狂,却多了一丝沉稳冷静。
  
  姬月握住了轻歌的手,“别担心,我来处理这件事。”
  
  轻歌眨巴了两下眼睛,小月月该不会又要去吞噬魂灵了吧……
  
  轻歌歪着头靠在姬月的肩头,眯起眼眸笑意盈盈,“杀鸡焉用牛刀,一桩小事,还脏不了你的手。”
  
  姬月捏了捏她的脸颊,“调皮,我怕你累到了自己。”
  
  “有阿夜在,不累。”轻歌咧开嘴笑。
  
  姬月在她眉眼间轻吻,“姑娘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让小生好是喜欢。”
  
  “文绉绉的,甚是肉麻。”轻歌撇了撇嘴,嫌弃地看着姬月。
  
  正在想办法处理断兽香的无忧看着打情骂俏的轻歌二人目瞪口呆,这两位,真是肆无忌惮的恩爱呢。
  
  精神世界里的古龙前辈和老怪物都想着一头吊死好了,早已受够了这样的生活,这俩人到底腻不腻呢?
  
  “你若不喜欢,为夫便改了。”姬月轻声说。
  
  轻歌蹙眉,板着脸,微凶:“谁说我不喜欢了,喜欢的很,不准改。”
  
  古龙:“……”呕……想吐……
  
  那侧,神荒夫人和张兰对视一眼,俩人都提防地看着轻歌。
  
  神荒族长已经醉了,能护着无忧的只剩下五长老一人而已,见五长老还在谈情说爱,两位夫人皆是暗自松了口气。
  
  等断兽香和寸血草结合相融的那一刻,无忧,必死无疑。只要无忧一死,神荒夫人事先安排的人就会跪在东陵鳕面前,乞求让大公子接手了神荒侯的位置。
  
  神荒夫人这会儿做着美梦想入翩翩,胜利的曙光即将到来,八成的胜算让神荒夫人稍稍放松警惕。
  
  轻歌长指勾着酒壶,把玩了一阵,酒壶转了个圈儿,手抬起,壶嘴向着殷红的唇,流出的酒水一口饮尽。
  
  轻歌酣畅淋漓,喝得甚是痛快,把见底的酒壶放在桌上,赤红的血眸里已有几分迷离惺忪感。
  
  神域药宗的圣祖宝典里有详细地介绍断兽香和寸血草,这两种药材都是针对兽人,但唯有炼药师知道,最早的时候,是针对人的,只是后来兽人作恶多端,加以改良,才成为了对付兽人的利器。
  
  轻歌微醺,摇摇晃晃站起来,走至了大公子的面前。
  
  “这位便是神荒族的大公子了吧,果然如传闻一样,若早见到大公子,我一定会和公子成为朋友的。”轻歌随手拿起了桌上的酒壶,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大公子,“公子,敬你一杯,来日我们便是朋友。”
  
  大公子何曾见过这样的美人儿,一时难以招架,脑子都有些昏昏的,正手足无措地看着轻歌。
  
  “不喝酒?公子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了?”轻歌挑眉。
  
  大公子迅速看向神荒夫人,夫人仔细盯着那杯酒看,再瞅了瞅轻歌微醉的状态,便朝大公子点了点头。
  
  得到母亲的回答,大公子拿过了轻歌手里的那杯酒,碰杯后,俩人都是一口饮好。
  
  “神荒族内,果然都是真英雄。”轻歌发出了几道笑声,砰地一声放下酒杯,脚步有些不稳,快要摔倒时,姬月一把扶住了她。
  
  轻歌倒在男人的怀里,仰头看去,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往上一蹦,双手双脚并用,竟如八爪鱼般缠着姬月。
  
  “阿夜,我问你哦,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轻歌睁着犹若红宝石的双眼,深深地望着姬月。
  
  姬月无奈地抱住了轻歌蹦上来时盘着他躯壳的两条腿,温声说:“应该是你。”
  
  “为何是应该?而不是肯定?”轻歌更加的不悦,小嘴儿撅起来都能挂个酒壶了。
  
  “我的眼里只有你,我不知其他女人美貌与否,我只见过你。”姬月漫不经心地说。
  
  满座宾客:“……”公众场合,这俩人是不是该注意点儿?再这样下去,他们可是要去青莲投诉的。
  
  东陵鳕侧目看向恩爱的俩人,唇角亦是勾着了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