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174章 今朝仇敌今朝杀!

第3174章 今朝仇敌今朝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妖魔之战,再一次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如火如荼,剑拔弩张。
  
  鲛魔城内,魔人们伤势尚未愈合,就已身穿盔甲手持兵器守在城门前。
  
  东陵鳕迟迟不肯离去,七族老好言相劝:“吾王,青莲一族不该参与此事,不利于你。”
  
  “七族老是在担心帝师吗?他摄政万年之久,好评如潮,本王身为青莲王,复位后只陷儿女情长,没做过几件像样的事儿。”东陵鳕轻声说。
  
  七族老忙低下头,不言。
  
  东陵鳕站在城主府内,望着远方高耸入云的鲛魔城城墙,浅浅一笑,道:“你要本王如何冷眼旁观?”
  
  一块石子,打在了东陵鳕的身上,七族老皱眉大怒,瞪眼看去:“何方妖孽,竟敢伤我青莲王!”
  
  瞧见来人,七族老怔了一下。吊儿郎当桀骜不驯的墨邪正斜卧府邸高墙,手肘撑着墙面,懒洋洋地晒着温暖的太阳,手里把玩着几颗小石子。
  
  “青莲王,你是正道千族之首,可别坏了天地的规矩。赶紧回去吧,有本王坐镇鲛魔城,谁能攻下这座城池?”墨邪坐直了身子,笑望东陵鳕,脸上的面具折射出刺眼的金光。
  
  “今是多事之秋,邪殿复出亦不太平,本王收到了隋族长的消息,凤尾翎确实出世,且被人夺走,应是妖域冰帝。面对庞大的凤族军队,你以鬼王的身份应战,却是代表邪殿,不怕被族中长辈惩罚吗?你若打乱了邪殿的计划,那些人可不会对你心慈手软。”东陵鳕说。
  
  “本王怕什么?生死一条命而已。”墨邪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
  
  这一生,他看似逍遥自在,实则早已画地为牢。
  
  逃不出去,放不过自己,只能笑望苦难。
  
  “不行,你立即回到邪殿,这件事发生在本王的管辖范围里,与你无关。”东陵鳕态度强硬道。
  
  墨邪从高墙跳下,走至东陵鳕面前停住,与之对视,一字一字,语气沉重地说:“魔族已堕邪,我族之事,用不着你来插手。”
  
  “魔族曾入我千族,既为本王麾下,本王就能管。”东陵鳕不甘示弱。
  
  “你如何管?你已不是万年之前叱咤风云实力高强的青莲王,幽族、血族虎视眈眈,帝师摄政王蠢蠢欲动,就连邪殿族老都在坐山观火,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什么处境吗?稍有风吹草动,便能害死你!”墨邪怒了。
  
  “你又何尝不是,年轻的鬼王,想必在邪殿举步维艰吧。”东陵鳕笑得风轻云淡。
  
  旁观的七族老怔愣许久,犀利精明的眼神儿在东陵鳕和墨邪之间来回转悠。
  
  是他的错觉吗?
  
  怎么感觉青莲王和鬼王相亲相爱,打情骂俏?
  
  七族老止不住打了个寒颤,面色煞白,恨不得当即给自己来一耳光。
  
  他一定是疯了,竟敢如此揣测青莲王,实在该打。
  
  屋檐之上,一袭红袍的姬月静坐边沿,手里提着一个酒壶,仰头便是痛饮。
  
  若问酒力不好的姬月为何没有醉意,只能说这酒壶里装的都是凉茶,而不是醇香美酒。
  
  姬月遥遥地望着尚在对峙的墨邪二人,许久,身影消失在屋檐,只留下一个见底的酒壶。
  
  傍晚,风色徐徐,庭院静谧,姬月与老祖宗坐下廊下摆着期盼。
  
  老祖宗执子落盘,看了眼姬月,说:“冰翎天已得凤尾翎,此局,你如何破?”
  
  姬月垂眸,静而不语。
  
  青帝之力不可用,无情之力更不能用。
  
  “来一个,杀一个。”良久,姬月淡淡地说。
  
  “如何杀之?”老祖宗问。
  
  姬月执棋,眸光肃杀:“屠之。”
  
  “他日你要回长生界,若被发现青帝做了这等事,是会受到诸神惩罚的。”老祖宗又道。
  
  “那便掀了诸神殿,凌驾诸神之事。来日事,来日说。今朝仇敌,今朝杀!”姬月轻描淡写地说完,棋子落盘,杀机隐隐,指尖赫然闪烁剧烈的光。
  
  老祖宗顿感窒息诧然地抬头看向姬月,姬月不苟言笑,面色倨傲,哪怕隐藏了滔天的实力,自有青帝威严,君临天下之气。
  
  老祖宗深叹一口气:“罢了,老夫一大把年纪了,虽说骨头老了,但也能陪你疯一回。”
  
  “夜老若得道飞升,去往长生,本帝封你一个神位。”姬月笑道。
  
  老祖宗翻了翻白眼:“那也要老夫能得道飞升,你这小子,忽悠老头呢?”
  
  姬月笑意正浓,眸里泛着温和的光。
  
  老祖宗望着眼前的姬月,心内深深叹了一口气。多年以前,他倒是见过还是妖王的姬月,那时的他,孤傲冷漠,嗜血成性,宛如一个屠夫。
  
  姬王的眼里不曾有任何悲悯之心,亦无温情。而这,也是寻无泪能够推翻姬王的重要原因。
  
  姬王亦正亦邪,所行之事全凭喜怒,妖域上下,恭恭敬敬,诚惶诚恐。
  
  与如今的姬月判若俩人。
  
  那夜城主府,对月饮酒,他没了男子的英气,像是讨糖吃的小孩般黏着轻歌。老祖宗嘴上嫌弃,心里却为这个孩子感到高兴。
  
  人族丫头,是姬王的命啊。
  
  “听说妖域冰帝冰翎天是因爱生恨,执着于王妃一位。”老祖宗说。
  
  姬月再落一子,“夜老,你输了。”
  
  聊着八卦的老祖宗猛地低头看去,自己的白棋都已被姬月的黑子堵截,已无翻盘的可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