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171章 捍卫正宫的主权

第3171章 捍卫正宫的主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神荒族尚未离血舞楼,无忧眼巴巴地看着族中长辈钱叔。
  
  钱叔干咳了一声,“明日回族,下不为例”
  
  “谢谢钱叔!”无忧欣喜若狂,竟上前猛抱了一下钱叔。
  
  钱叔以拳抵唇,轻咳:“不成体统,还有神荒公子的模样吗?”
  
  无忧垂下手乖巧地站在旁侧,钱叔招呼着神荒族人回族,临走前与无忧说:“看到方才的姜如烟了吗,你若能有她的天赋,成为千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你做什么,我都不拦着你。姜如烟在长白仙族,参与重要决策,就连长白仙母都得看她三分脸色。你能吗?小兔崽子本事没有,心就野了。”
  
  钱叔骂骂咧咧的就走了,无忧抿唇望着钱叔一行人的背影,眸色极为复杂。
  
  随即,无忧来到轻歌身边,低声问:“我想喝。”
  
  轻歌目光微闪,笑着点了点头。
  
  墨邪、东陵鳕俱已戒备地望着无忧,在四星大陆的时候,他们都与无忧见过。
  
  只是没有想到,来到这九界之上的千族,竟有缘再见。
  
  二人已有浓浓的危机感,墨邪下意识地走向东陵鳕,隐隐有抱团的样子。
  
  轻歌揉了揉眉心,顿感头疼,分明都是大伙子了,偏生墨邪、东陵鳕俩人只要碰到一起,便幼稚的像孩子。
  
  小包子靠在姬月的怀里,肉嘟嘟白嫩嫩的小手摸着下巴,已经在盘算各族的家产了。
  
  小包子时不时给了自家老爹一个鄙夷的眼神,对比其他叔叔,青帝爹爹似乎有点儿穷?
  
  知子莫若父,姬月一瞬间便知小包子心中的想法,若非孩儿他娘还在,只怕早已开揍了。
  
  这熊孩子,不打一顿,不知道谁才是他亲爹。
  
  “无忧叔叔,听说神荒一族财力浑厚高于其他族,是否如此?”小包子问。
  
  东陵鳕、墨邪都有些幸灾乐祸,看着小包子脸上天真无害的笑,脊背起了一阵寒意。
  
  无忧不知羊入虎口,倒是正儿八经地思考小包子说出的问题,好半日过去,认真地回答道:“神荒族先祖,是个商人,先祖母亦会敛财,喜爱云游四方,搜集天材地宝。久而久之,数万年的时间,神荒族的财力远非他族可比。”
  
  小包子两眼放光,“听说无忧叔叔是神荒族炙手可热的公子,将来是能当族长的!”
  
  “族中还有几位天赋异禀的公子,我倒无野心继承神荒。”无忧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
  
  “不行!”小包子沉声说:“无忧叔叔,做人怎么能没有硬骨气呢。”
  
  “我不是人。”无忧嘴角一抽,说。
  
  小包子眨眨眼,咧开嘴笑:“无忧叔叔,我相信你能当族长的。”
  
  无忧揉了揉小包子的脑壳:“借你吉言。”
  
  小包子眸光晶亮,天真无邪,咧开嘴笑得粲然。
  
  轻歌无奈地看着小包子,这不正经的地方也不知像到了谁,反正肯定不是随她。
  
  她是如此正经的一个人。
  
  古龙残魂:“……”姑娘,说这种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这丫头若是正经的话,世上便无正经之人了。
  
  轻歌不知古龙前辈在精神世界里早已腹诽了一遍自己,和姬月一众人来到了城主府。
  
  在轻歌拯救魔人的时候,冰翎天就已带领妖域军队撤离鲛魔城。
  
  妖域军队狼狈落魄,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座城池。
  
  摇摇晃晃的古车里,冰慕躺在软垫,气色极差,眉间的金莲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金莲之痛分为数个境地,刻在长白仙母额间的金莲,仅仅只是一个印记而已。
  
  冰慕眉间的印记,却有仙人之气,只要她稍有心术不正的想法,立即遭受金莲苦痛。
  
  长白仙母没有承受这种痛苦,也是因为长年感受正道仙气,故而没有往下发展。
  
  “该死!都该死!”冰慕脸色苍白病态,两侧眼底都是可怕的乌青,遮脸的面纱早已落了地,露出了一张伤疤狰狞丑陋至极的脸庞。
  
  冰慕愤恨低吼时,金莲光芒闪烁,宛如电光瞬间游走四肢百骸,从筋脉皮肉到骨骇,都是锥心刺血般的痛。
  
  冰慕仰头发出凄惨的尖叫声,浑身汗水簌簌而落,控制不住身体从软垫上滚了下去。
  
  冰翎天将自家妹妹扶在软垫上,拿出急用的丹药给冰慕服下,丹药只能让冰慕暂时缓解痛苦。
  
  “姐姐,为何偏偏是我们……”冰慕披头散发,眼中淌出了泪。
  
  冰翎天微笑着擦拭掉了冰慕脸颊的泪:“你想护好妖域吗?”
  
  “想!”冰慕攥起了双拳。
  
  “那便和姐姐一起镇守妖域,绝对不能让妖域落入他们的手里。”冰翎天说。
  
  “可姐姐王妃的称号,已被青莲王褫夺了,留在妖域名不正言不顺……”
  
  冰翎天的心颤了一下,仿佛被人用双手无情地撕裂,千疮百孔,死生不如。
  
  她掀起古车的一道帘子,朝古车外看去,眸里倒映出两道光。
  
  古车轱辘前行的,一路上摇摇晃晃,冰翎天穿着妹妹的外衫,头发稍有凌乱。
  
  来时着凤袍戴凤冠,临走落荒而逃,披头散发。
  
  她炙热的灵魂,早随着凤袍被那一把火烧作了灰烬。
  
  轻笑一声后,冰翎天缓缓从袖中拿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玺印,还有一面鎏金虎头。
  
  玺印可控皇权,鎏金虎头却能动兵权!
  
  “既不是姬王妃,那便自称为帝。”冰翎天咧开了笑。
  
  回到另一座城池,冰翎天一落地便道:“传令下去,血魔囚我妖后,手段残忍,此仇此恨我妖族誓不罢休。休整三日,攻,鲛魔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