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986章 愚蠢的男人,不知什么叫实力

第2986章 愚蠢的男人,不知什么叫实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想为青莲王?”古龙问。
  
  “不想。”
  
  “那告诉你有什么用?”古龙又说。
  
  轻歌:“……”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
  
  太.祖手令的出现,叫东陵鳕、隋灵归以及七族老全部怔愣住,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
  
  他们可以不管三族老的想法,却不能无视太.祖的手令,此乃大逆不道。
  
  青莲太.祖是无数族人心中至高的神,那等地位,便是万年前的东陵鳕都无法超越。
  
  而东陵鳕一直钦佩青莲太.祖,哪怕失去了记忆,这一刻看到太.祖余影,心里被深深震撼,灵魂也在激荡。
  
  东陵鳕盯着太.祖余影看了许久,而后双手拱起,儒雅作揖,轻微弯身,朝太.祖余影行礼。
  
  太.祖兴许感受不到了他的虔诚,东陵鳕的敬畏之心却未曾改变过。
  
  “王上,神主之罪不该处以极刑,而且,万年里青莲副族长一职一直都是空缺的,臣斗胆毛遂自荐,愿担任副族长。”三族老厚颜无耻,布满褶皱的脸颊,堆满了笑。
  
  “你何德何能,怎配为副族长?”东陵鳕冷笑。
  
  三族老神色骤变,手摊开,指向太.祖余影:“吾王,面对太.祖手令,你怎可出此之言呢?”
  
  东陵鳕微抬下颌,神情漠然如霜,语气如撼动凛冽,嗓音富有磁性:“还不把神域神主拖下去碎了。”
  
  神主惊恐万分,奋力地挪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出去。
  
  神主不敢动用全部的力量,一来青莲各大神人都在,他的实力是远远不够的。二则动手是以下犯上,罪加一等,那便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太.祖五道令,青莲危矣可用,你就算私藏太.祖手令,此时用之,实在是可笑至极。今青莲吾为王,本王说的话,便是王道。这个神主,本王非杀不可,三族老,你若拦之,本王不介意把你一起剁了。”东陵鳕挥袖之时,狂风暗闪青光,朝三族老拂面而去,涌动狂杀之气,叫三族老色变,惊诧无比。
  
  太.祖手令何等尊贵之物,见此手令者如见太.祖,东陵鳕竟毫不尊重!
  
  三族老怒了,站起身子,后退数步,躲去狂风杀意,出现在神主面前,长剑出鞘再回鞘,只此瞬间,几名青莲侍卫身中数道剑伤,俱已无力站立,脆弱地倒在地上。
  
  神主以为自己得救,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伸出手攥着三族老的一截袍摆,如此方有安全感。
  
  “三族老,你在挑衅本王的威严?”东陵鳕压低嗓音,愠怒。
  
  “吾王,你可忘太.祖之恩?”三族老以太.祖压人。
  
  “太.祖之恩本王必然不敢忘,今日,人,本王也照杀不误!”东陵鳕说罢,周身青光闪烁,狂风如至。
  
  感受到了东陵鳕身上传出的杀意,隋灵归看了眼七族老,旋即掠来,纤长的手按在东陵鳕的肩头,凑在东陵鳕耳旁轻声说:“吾王,不可,太.祖手令在,杀之虽痛快,却祸患无穷。绝对不可留下把柄!”
  
  “族长,本王既为青莲王,本王若想杀谁,谁就得死。”东陵鳕轻笑,正欲出手的瞬间,数道邪恶的影子从他头顶掠过。
  
  东陵鳕与隋灵归一同抬头望天,目光随着那影子而动。
  
  邪恶如墨的影子,像十八层炼狱下厉鬼的魂,似墨色在水中荡漾晕染开。
  
  此影以极快的速度往前飞,在月色里留下道道肉眼可见的残影。
  
  破风声响起的一瞬间,邪恶的影子出现在三族老的头顶。
  
  太.祖余影护住了三族老的头部,而邪恶影子往下冲刺。
  
  “呜……嘶……呜……”
  
  想要尖叫,嗓音在咽喉却难以发出来的诡怪声音。
  
  神主的舌被青莲侍卫以锋利的剑挑断,无法说话。
  
  那影子冲他而来,毫不客气,从天灵盖一路往下,横冲直撞。
  
  脏腑、筋脉、骨骇、血肉、四肢,全都被邪恶的影子占据。
  
  像是多年不归家的魂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躯体,神主突然停止了痛苦的惨叫声,脸上平静无波澜。
  
  不多时,神主摇摇晃晃,发出尖锐的笑声。
  
  满是血的脸,叫人不敢直视,围观者心里衍生出了可怕的寒气。
  
  忽然,恐怖可怕的事发生,神主身躯表面的万千毛孔里,以缓慢的速度散发出了一缕缕黑烟。
  
  而随着黑烟的散开,神主的躯体逐渐变瘪了,最后只剩下一层枯老的皮堆积在一起。
  
  自神主毛孔里散开的黑烟,在躯体之外的空气里,一缕一缕凝为一团,再成了邪恶的影子。
  
  影在月下,似涟漪波纹般荡漾。
  
  轻歌眸子陡然一缩,眼底倒映出的影子如恶魔般笑了,上下两排牙尖锐可怕。
  
  影子离去后,三族老松开护着头部的双手,似想起什么,回头看去,灰浊的眼眸陡然瞪大,涌现着惊惧。
  
  面前哪还有神主,只有一块折叠堆积的树皮,连血迹都不曾有过。
  
  七族老双手攥拳咬牙切齿,一一瞪向坐在藤椅宝座上的面具男子。
  
  男子红袍着身,戴着华贵冰冷的面具,手里执着一杯醇香的酒。
  
  墨邪在酒杯上轻嗅了一口,闭眼感受着烈酒的芬芳。
  
  他是个爱酒的人,自记事起,就会喝各种名贵的酒。
  
  年少时父亲说过,一个男人,一则要战场杀敌,二则千杯不醉,三则枕侧美人。
  
  墨邪轻笑了一声。
  
  这些年喝多了酒,不觉得上瘾。
  
  如今无法进食,才发现酒已融入了他的生命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