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819章 昨日河东

第2819章 昨日河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熔柞的手,欲探向尤儿的衣襟。
  
  “尤姑娘,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已经让你跑了第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这一回。你便认命吧。”
  
  顾熔柞哈哈大笑,极为放肆。
  
  尤儿的长枪不在手中,早已落地,她眼眶发红地瞪视着顾熔柞。
  
  如此羞辱,叫人愤怒!
  
  尤儿咬牙切齿,发了狠,猛然用力想要挣扎,奈何不是顾熔柞的敌手。
  
  纵然她不惧死亡,却怕此等羞辱。
  
  一如当年在九州,一一,如同玩偶般被绑在众人面前,任由画师作画。
  
  尤儿眼睛充血,一口咬在顾熔柞的脸颊,像是凶狠的野兽一般,不顾一切,用足了力道。
  
  一口咬下皮肉,再吐至地上,尤儿的唇齿里满是血液。
  
  顾熔柞亦没想到尤儿会这般做,发出痛苦的哀嚎声,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啪!
  
  顾熔柞一掌打落下来,一一扇在尤儿的脸颊,却见面上手掌印猩红如血。
  
  再看顾熔柞,整张脸上都是血迹,面目表情狰狞可怖,格外扭曲,宛如前来人间索命的厉鬼。
  
  啊!
  
  顾熔柞低吼出声,抬起手擦了擦脸,再看手掌,满是血液。
  
  尤儿发丝凌乱,跌倒在地,微微喘了喘气,嘲讽地看着顾熔柞:“顾熔柞,你会下地狱的。”
  
  顾熔柞吃下一枚止血丹,怒视尤儿,忽而狞笑:“那便看看,究竟是谁先下地狱。”
  
  顾熔柞一脚踩在尤儿的肩胛,一手提起尤儿的发,另一只手握着锋刃,抵在尤儿的锁骨处。
  
  “这少女的滋味,真是叫人欲罢不能。”顾熔柞笑道:“东帝之徒,袒胸露腹于三军前,只怕会惹天下人笑话吧。”
  
  顾熔柞手中冰凉的锋刃沿着尤儿的锁骨望向,一刀下去,衣裳撕.开了一道裂缝。
  
  尤儿的瞳眸紧缩,喷射出怒和恨。
  
  顾熔柞欣赏着尤儿眼底深处的恐惧,锋刃虽然割裂了一道裂缝,但是尤儿死死攥着衣裳,不让衣衫随着裂缝朝两遍敞开。顾熔柞的锋刃,隔着衣襟往下一寸,在胸.脯处微微拍了拍。
  
  胸.前传来冰凉的触感,叫尤儿崩溃癫狂,几乎丧失理智,甘愿就此死亡。
  
  那一幕,历历再现。
  
  一双双恶心的手,游.走于她的肌肤。
  
  赤.裸的美貌,由画师画下。
  
  顾熔柞欣赏着尤儿的恐惧,羞辱的不仅仅是尤儿,更是东洲的每一个战士。
  
  东洲战士们不惧死亡,冲向尤儿,奈何都被西北大军拦下,终是无可奈何!
  
  他们只能发红着眼,满心的怒气,对顾熔柞恨之入骨。
  
  若是苍天有眼,何必这般折磨于人?
  
  比之丧身战争,他们更不愿看到尤儿被羞辱。
  
  ——美人师父,尤儿……想死。
  
  尤儿绝望地闭上了眼,放弃了挣扎。
  
  所有的光,全部消失,那希望之火,已尽数熄灭。
  
  顾熔柞冷笑一声,锋刃欲挑开尤儿的衣裳。
  
  便在此时,斜叉里,一道身影飞掠而来,似流星迅捷而过。
  
  那人一脚踹在顾熔柞的面门,顾熔柞身体倒飞出去。
  
  尤儿颤抖着跌坐在地,想象中的冰凉和羞辱没有到来,尤儿小心翼翼睁开了眼。
  
  尚未仔细朝前看去,却见一件披风落下,覆盖于她的身上。
  
  披风身上,有着熟悉的冷香。
  
  美人师父!
  
  尤儿以披风裹着身体,激动地抬头看去,便见一人持刀而立。
  
  纷扬的红衫,拂向尤儿的脸,轻柔的触感,叫人迷离。
  
  银白的发,似那凛冬之雪。
  
  她似审判众生的神,傲然而立,手握着象征裁决的巨刀。
  
  “师父!”尤儿泣不成声。
  
  轻歌回头看了眼尤儿,微微俯身,擦去尤儿眼尾的泪。
  
  “乖,不要害怕。”轻歌温柔的安慰。
  
  “尤儿好怕。”尤儿嚎啕大哭,再无适才的坚强。
  
  轻歌眼神一暗,骤闪危险之色。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笑了出来,斜睨向从地上爬起来的顾熔柞:“顾君,好久不见啊。”
  
  顾熔柞看见轻歌,肝胆俱颤,恐惧感从灵魂深处蔓延而来。
  
  他永远都忘不掉被夜轻歌支配的恐惧。
  
  轻歌将明王刀插在地上,随即松开了手,回身横抱起尤儿。
  
  尤儿身上裹着披风,颤抖的双手环着轻歌的脖颈,眼泪如决堤的海水源源不断般流出。
  
  “师父……”尤儿哽咽,满腹委屈欲说却都梗在咽喉。
  
  “为师来了,不要害怕。”
  
  轻歌抱着尤儿朝北风山岭内走去。
  
  “夜轻歌!”身后传来林鹤山的怒喝。
  
  轻歌脚步顿住,依旧背对着林鹤山,没有回头的打算。
  
  “你已不是昔日高高在上的东帝了,大难将至,你还不服罪,归顺宗府?”林鹤山道。
  
  轻歌回眸一笑,那笑容并未蔓延至眼底,仔细瞧去,双眼里一片荒芜冰寒,叫林鹤山瑟瑟发抖,深感恐惧。
  
  “告诉方狱,若宗府现在归顺于本帝,让方狱在我东洲三拜九叩,本帝便放宗府一条生路。若宗府执意如此,他一一帝必屠宗府,必杀他方狱,以祭我东洲战士在天之灵!”言语甚是嚣张,女子眉间一片凌厉,那猖獗张扬的气势,烙印在了每一个修炼者的心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