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704章 失烟

第2704章 失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帝师府距离赤炎府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轻歌似嫌灵鹿华而无实,速度不够快,索性自己飞掠而去。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遥远的天际,云霞似火。
  轻歌出现在帝师府门前,门侧有两座石狮,若要强行进去,石狮便会化作凶猛的狮子,咬人咽喉。
  轻歌站在门前,略有犹豫。
  程鳯癖好有些特殊,整个帝师府几乎没有侍女,只有一俩个侍者。
  这两座石狮便是用来守门的。
  此刻,轻歌抬头看去,巍峨府邸上空,是火烧云漫天。
  咔嚓。
  府门打开,一道身影出现在轻歌的眼帘。
  正是帝师程鳯,亦是九哥阎狱。
  阎狱的双眼下方乌青一片,眼神中透着疲惫倦态,好似没有什么精神。
  看见轻歌后,阎狱的眼睛更是红了一大圈,心疼而复杂地望着轻歌。
  轻歌被阎狱看得毛骨悚然,这眼神,有深意。
  “九哥,我哥呢?”轻歌问道。
  阎狱回头望了望林立于府邸的房屋,指向西侧的一个屋子,“在那里。”
  “到底出什么事了?”轻歌的心脏跳动不停。
  阎狱抿紧双唇,一言不发,眼眸却是又红了一大圈,轻歌甚至觉得阎狱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见此,轻歌的心脏猛然下沉。
  轻歌索性走向帝师府西侧方向,直奔阎狱所指的房子。
  打开房门,便见眼前皆是昏暗,九辞坐在角落里,下巴上有些胡渣。
  素日九辞都是个爱干净的人,而今倒是有些狼狈。
  门打开,夕阳余晖的光从外穿透进来,九辞似觉刺目,抬手放在眼前,挡去了那光。
  “哥?”
  轻歌走至九辞身边,望着颓废萎靡的九辞,愈发的不安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九辞看见轻歌后,握住轻歌的手。
  可以看见,九辞的手连带着身躯都是在颤抖的。
  “到底怎么了?”轻歌问道。
  “对不起,歌儿,我隐瞒了你。”九辞转头望向别处,满面的悲伤隐匿在昏暗的阴影里。
  “隐瞒?你隐瞒了我什么?”轻歌一头雾水,全然听不懂九辞所言。
  “姬月死了,早就死了。”这一句话憋在心里太久太久,九辞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一辈子,却不曾想到还是说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九辞把手抽回,蹲坐在地上,双手抱头,把脸埋在膝盖。
  他害怕看见自家妹妹崩溃的模样,他不知要如何面对。
  他亲眼所见,那个男人,死在神骨神火内。
  轻歌愣住,更是不理解了。
  好端端的,哥哥诅咒自家男人做什么?
  轻歌摸了摸九辞的脑门,这也没发烧呢。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阎狱走了进来,说:“姬月当初想换去妖骨,却没有熬过换骨之疼,九辞怕你伤心欲绝,故而隐瞒此事,至于骨髓烟,一直在九辞这里。有一回,敌人方狱派人李青莲前来盗走骨髓烟,被九辞发现,九辞就把骨髓烟贴身带着。数日前,九辞检查骨髓烟,发现坛子里根本就没有骨髓烟,而后联系九界使者熙子言,才发现
  骨髓烟被方狱所盗……”
  说至此,屋内的氛围有些压抑,就连阎狱的心情都格外沉重。
  骨髓烟,君情妾命。
  姬月与轻歌的命早早相连在一起,姬月‘死’后,轻歌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骨髓烟没有被粉碎。
  如今方狱千方百计终于盗走了骨髓烟,以此来要挟兄妹二人岂非轻而易举?
  毕竟,轻歌的命系在那一缕骨髓烟上,更被掌控在方狱的手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