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621章 辣手摧花

第2621章 辣手摧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想要杀死她腹中的孩子,族长不肯,族长说,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渺茫,也要保下那孩子。她说,我怎能杀子呢……”
  
  东陵鳕满眼痛苦地道。
  
  哪怕他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
  
  可他也怕,怕那千分之一的渺茫。若真是他的孩子,他不知该当如何。
  
  轻歌抬起双眸,心疼地望着东陵鳕;从始至终,他一直都是让人心疼的。
  
  “你会讨厌我吗……”东陵鳕问。
  
  这一句话,问的轻歌心脏一一般疼痛。东陵鳕,还是一如既往的傻。
  
  他与墨邪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他从未有过墨邪的洒脱。他画地为牢,困兽之斗。分明纤尘不染干干净净,偏生要浴血谈爱。
  
  “怎么会呢。”轻歌笑着说。
  
  “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丈夫吗?”东陵鳕仰头望月,身影被光拉得很长,尽显落寞。
  
  轻歌脚掌踩地,身轻如燕飞掠而起,稳稳落在了东陵鳕的身旁。
  
  轻歌说:“我的丈夫啊,是个非常可爱的人。”
  
  若非妖后泯灭姬月的天性,姬月何至于残忍如斯。
  
  在四星的那段日子,才是真正的姬月,那么的可爱,在她面前毫无保留。
  
  可惜,被妖后逼得成了一个孤独厌世的人。
  
  “比我还可爱吗?”东陵鳕冷不丁问了一句,叫轻歌无言以对。
  
  这该如何回答。
  
  “你和他都是独一无二的。”轻歌酝酿了一番措辞,道。
  
  “那就是没有他可爱了。”
  
  轻歌:“……”您老可真机灵呢。
  
  俩人之间好一阵沉默,轻歌躺在高墙之上望着白月。
  
  “你怎么认出我的?”轻歌问。
  
  “你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你。”东陵鳕理直气壮说。
  
  轻歌:“……”这天没法聊了。
  
  “你不想娶她吗?”轻歌再问。
  
  “这还需要问吗?”东陵鳕说。
  
  轻歌头疼,扶额,只觉得东陵鳕干脆改名叫东陵怼怼好了,怼得她都没脾气了。
  
  咕噜。
  
  轻歌肚子里传出两道声音,轻歌皱起眉,无言之中与东陵鳕对视一眼,氛围愈发的尴尬了。东陵鳕认认真真盯着轻歌的肚子瞧了好半天,随即小心翼翼从怀中取出两个用荷叶包着鼓鼓的东西。
  
  阵阵香味从中溢出,东陵鳕将用细绳绑好的荷叶包拆开,几枚梨花酥入眼帘。
  
  东陵鳕把一个荷叶包递给了轻歌,“你尝尝看,我的最爱。”
  
  轻歌接过荷叶包,拆开荷叶,拿出了里面的梨花酥。
  
  毫无疑问,青莲的厨子很好,这是轻歌数年来吃过最美味的梨花酥了。
  
  东陵鳕皱眉,“这梨花酥,还差一种味道,可是纵然换了再多的厨子,也没有一个能做出我想要的梨花酥。”
  
  轻歌心脏猛地下沉,往事如潮水涌来,历历在目,叫人热泪盈眶。
  
  这傻子,分明都遗忘了所有,却还在执着于曾经、
  
  “我真羡慕你的丈夫。”东陵鳕说。
  
  “我也羡慕。”羡慕他能娶到她这么好的姑娘。
  
  东陵鳕吃着梨花酥,听到轻歌的话儿,险些噎了一下。
  
  东陵鳕看着轻歌的侧颜,勾着唇笑着了。
  
  喵呜!
  
  小白猫从虚无之境里走出来,高高竖着毛茸茸的尾巴,湛蓝如洗的眼眸,看了看东陵鳕,又看了看轻歌,最终走向轻歌,窝在轻歌盘起的腿上,自己蜷缩着躺下。
  
  东陵鳕眉头一挑,“喜新厌旧的猫。”
  
  小白猫似是很得意般,耀武扬威般看向了东陵鳕,像是在炫耀什么。
  
  东陵鳕温柔地望向小白猫,突然对轻歌说:“日后你若还有个孩子,就叫东陵吧。”
  
  轻歌吃着梨花酥,一脸呆滞地望向东陵鳕。
  
  姬东陵?
  
  什么鬼名字……
  
  却不曾想,东陵鳕也有这般腹黑狡黠的时候。
  
  当不成你丈夫,当你儿子也行。
  
  东陵鳕又道:“或者生个女儿,我等她长大。”
  
  轻歌额上落下一滴冷汗,“青莲王这般说,我可不敢生女儿了。”
  
  “是啊,我是青莲王。”
  
  东陵鳕吐出一口气,站起了身子,站在这高高院墙之上。
  
  他伸了个懒腰,忽而垂眸看向轻歌,他措不及防地俯一一子,似要亲吻眼前的女子。
  
  轻歌眼眸微睁,眸光陡然锋芒,如宝剑出鞘,寒光乍现!
  
  近在咫尺之时,东陵鳕却是停下,捏了捏轻歌的脸,“真可爱。”
  
  说罢,东陵鳕身子化作一团轻烟消失在轻歌的面前。
  
  东陵鳕的眼神,愈发之暗。
  
  他好像答应过一个人。
  
  他忘了那人是谁。
  
  但他承诺,要保护好她。
  
  脑子里一团浆糊,东陵鳕头痛欲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