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2280章 姑娘,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第2280章 姑娘,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陵鳕站而不动,丝毫没有要走的迹象。
  见此,夜歌往前几步,拉住东陵鳕的衣袖,“王,你莫要被尘世庸俗的女子遮了双眼,你是高高在上的青莲王,大多数有意接近你的人都是另有所图。”
  “你是在说你吗?”东陵鳕垂眸冷漠无情的望着她。
  夜歌与之对视,心脏好似都已裂开了一道缝。
  东陵鳕的双眼,漠然荒芜的像是寸草不生的灰烬,只剩下绝望和恐怖。
  夜歌害怕了,下意识缓缓松开了攥着东陵鳕衣袖的手。
  白猫趴在东陵鳕的肩上甚是慵懒,冰蓝的双眼淡淡瞥向夜歌,充满了灵性的猫儿,眼神里都是止不住的嫌弃和鄙夷。
  东陵鳕站在鎏金为色的马车前,站在荒漠的风上,站在黎明的曙光中,那一袭白袍,那一抹含着尘烟的凉风,那一道天光,那一朵盛放之海棠。
  东陵鳕远远的望着轻歌。
  隋灵归亦不急,缓缓等待。
  她清楚,东陵鳕有多么的固执极端,不撞南墙不回头,便是撞上南墙头破血流亦无怨无悔。
  若他想做的事,旁人软硬并施都撼动不了他的决心。
  隋灵归唯独能做的便是静静等待。
  东陵鳕像个偏执的小孩,执着于心中执念。
  他修长的手紧攥着衣袖,眸光颤动遥望着荒漠上另一道猩红如火的身影。
  他也不知自己在较劲什么,只是有点委屈,难受,还有八分惆怅在脏腑心肺间肆意弥漫溢出。
  “这青莲王在做什么?”精神世界内,凤栖颇为不解的问。
  这一任的青莲王,貌似不太行啊。
  轻歌站在东陵鳕对面荒漠的远处,二十步开外的距离。
  她面前插着明王刀,左手提着酒壶,见东陵鳕一动不动就固执的看着自己。
  轻歌轻叹一口气,提着酒壶移步走向东陵鳕。
  夜歌警惕的望着她,犹如蛰伏的豹子,生怕自己的猎物和领地被夺走。
  轻歌逐步靠近东陵鳕,终于,在东陵鳕面前停下脚步,伸出双手,轻拥东陵鳕。
  “后会有期,一路平安。”
  轻歌迅速松开他,仰头喝酒之时,酒壶里的酒水全都喷洒在了脸上。
  她把酒壶摔在地上,闭上双眼,道:“路途遥远,东陵,保重。愿你前程似锦秀,愿你富贵荣华命,愿你一世无忧。”
  轻歌笑着说。
  夜歌想要朝轻歌冲去,隋灵归一把狠狠攥住夜歌的臂膀,冷睨了一眼夜歌。
  人啊,只怕失了分寸。
  东陵鳕怔怔的望着轻歌,许久过去,东陵鳕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笑的温和无害,嗓音温润清雅:“那便借姑娘吉言。”
  “族长,该走了。”东陵鳕转身走进鎏金马车内。
  隋灵归怔住……
  王上叫她什么?
  竟唤她为族长。
  隋灵归热泪盈眶,眼眸微微红。
  自从东陵鳕来到青莲一族后,她不止一次的说过,她是隋姐姐,是青莲族长。
  哪怕东陵鳕生生记住,不多时又会忘记。
  他的精神是涣散而分裂的,若说鱼的记忆有七秒,那他的记忆只有三秒。
  隋灵归复杂的望着东陵鳕。
  王上——你的精神已经逐渐凝聚而融合了吗?
  马车之中,东陵鳕坐在软垫上,忽而,他掀起珠帘看向轻歌,“姑娘,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轻歌微微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东陵鳕,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以往的东陵鳕,一如既往的神采飞扬,依旧忧郁哀伤,忧国忧民忧天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