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974章 我有病,我得去看病了

第974章 我有病,我得去看病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府大门外,共有两辆马车。
  夜无痕拽着轻纱妖上了一辆,催着马车先行一步。
  东陵鳕倚着马车,笑望着轻歌,“为了成全无痕,只好委屈下你了。”
  “能与东陵王同坐一辆马车,不委屈。”
  东陵鳕掀开马车帘子,轻歌钻了进去,而后东陵鳕便也进了马车。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有一张固定的桌子,桌子上摆着黑白棋盘,东陵鳕问:“来一局?”
  “我不太擅长。”轻歌如实道。
  “没关系,我让你。”男人的声音,温润如玉。
  轻歌:“那可不行。”
  “我不会让你看出我是在让你的。”东陵鳕道。
  轻歌:“……”
  轻笑一声,轻歌执起一黑子,落在棋盘中央。
  东陵鳕略微思索,修长手指夹起黑子,慢条斯理地放入棋盘,位于东南方。
  马车朝南华寺轱辘行去,两人不疾不徐的下着棋,偶尔帘子会被山风掀起,隐约能看见马车外的景色,美如画。
  “恭喜,你赢了。”东陵鳕道。
  轻歌挑了挑眉,“我真的没有看出来东陵是在让我。”
  东陵鳕微微一笑。
  莫说让子,即便是要他这条命,他也心甘情愿。
  半个时辰过去,马车到了南华寺的山脚下。
  山下,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村子旁边,有集市。
  熙熙攘攘的人群,传来吵杂的声音,还有皮鞭撕裂肉体的响动。
  轻歌与东陵对视一眼,二人不为所动,喝着香茶,下着棋。
  然而,当帘子掀起,轻歌看见那两张脸时,立即放下茶杯,跃出马车,东陵鳕颇为疑惑,也跟了出去。
  街道上,有个中年男人,拿着皮鞭打一个女人,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女人尤其愤怒,搬起石头朝男人头上砸去,“这种日子我受够了,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四周,驻足看热闹的人群,传来议论之声。
  “赤家媳妇又被打了,真是造孽啊。”
  “他们两人吵来吵去,打来打去,十几年不都这么过去了。”
  “赤家还算好的,山头张家的媳妇,被打的奄奄一息,明明还有救,张三为了能娶年轻貌美的青楼小娘子过门,竟是把与自己同甘共苦的妻子半夜丢进河里给淹死了。”
  “不过我听说,赤家那个精神有问题的小子,又逃掉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同情的看着赤家媳妇,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兴许,所谓家暴,习以为常。
  爱情,在斤斤计较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里,已经支离破碎,不复存在了。
  轻歌眼神阴寒了几分。
  雷巢里的精神之力,疯狂席卷而出。
  她往前走去,村民们,纷纷退避。
  赤家男人被石头砸了后,满脸的血,面目扭曲,举起鞭子一面骂骂咧咧一面朝女人甩去,“贱人,连儿子都看不好,要是小羽出了什么事,我拿是你问。”
  就在鞭子要摔在女人面门时,纤纤玉手,自徐徐清风里,赫然伸出,握住了那尽是鲜血的皮鞭。
  男人就要朝轻歌骂去,看见轻歌,却是一愣,“夜——夜姑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