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636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

第636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骨髓烟让夜青天愤怒,也让这个垂暮老人很是无奈。最近一两年,他见证了轻歌一步步的成长,也了解轻歌的脾性,她敢爱敢恨,认定了人,碧落黄泉至死不渝,正因为如此,当初轻歌执意要嫁给梅卿尘的时候,他没有阻拦,由衷的祝福,甚至由衷欢喜自家孙女终于有了可以依靠的大树,可是,风还没剐,这棵树就倒了,让他这个随时准备进棺材灵柩的老人情何以堪?轻歌也知道自己给夜青天出了一个世纪难题,而她心意已决,姬月之后,再无她夜轻歌,她的男人,只有姬月一个,这个决定,从今往后都不会发生改变,她的性命与之息息相关。故此,从一开始她就摆明好了坚决的态度。非他不可!夜青天无奈,深长的叹了口气,“只要你喜欢,就够了。”是啊,只要她喜欢,痛快,让他这个爷爷去死就可以。兴许这是一种过渡的溺爱,可他就护短,咋的了?轻歌让夜青天回北月,冥千绝一党也算是彻底铲除,就算没死也元气大伤了,当然,轻歌亲眼所见姬月召唤出来的远古凶兽光影将他们吞噬,不可能有假。夜青天点了点头,面色肃然,道:“也好,虽说夜家有无痕在北月有北凰在很让人放心不会出什么乱子,不过还是要有一个灵师过去才好。”夜青天郑重其事的拍了拍轻歌的肩膀,而后道:“轻歌,安院长为人不错,有他做你师傅,我也放心。”轻歌敛眸,眸色里闪烁过一道幽光,寒冷之意喷薄而出。“怎么了?难道安院长对你不好?”夜青天察觉到轻歌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诧然的问道。轻歌摇了摇头,“安院长对我很好。”“当真?”“千真万确。”“这就好。”晚上,去了夜青天暂时借住的那户人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招待轻歌等客人时也非常热情,杀猪宰羊,大鱼大肉,还把珍藏了十多年的女儿红拿出来了,夜青天痛快的喝了一口,酒劲上头,潮红着一张年迈的脸,捧着酒香味浓郁的女儿红走来,威武霸气的砸在姬月面前的桌上,非逼着姬月喝下一坛。姬月:“……”普通酒水他尚且一喝就醉,更别说是这种浓烈的女儿红了。“酒品见人品,想把老夫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孙女带走,没那么容易,不喝了这坛酒,老夫绝不同意你们俩。”夜青天气势很足。“爷爷,他不会……”轻歌的话尚未说完,姬月就把酒坛的封口一把掀掉,修长如玉骨骼分明的手捧起沉重的酒坛,仰口便喝,酒水喷洒了一脸,喉结滚动间浓烈的感觉涌遍四肢百骸,犹如穿肠破肚,胃里灼烧翻滚。姬月脸色红的不能再红了,连坐着都倾倾斜斜摇摇晃晃的,许是酒意上头,在夜青天面前一直保持沉默的姬月蓦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夜青天说,“你这老头子怎么翻脸不认人?当初还说我可爱,转眼就成了负心汉——”轻歌:“……”负心汉不是这么用的。夜青天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姬月,除了自家孙女,他极少会说别的东西和事务可爱,充其量也就对夜轻歌的灵兽说过一句小畜生真可爱。夜青天深邃浑浊的双瞳骤然紧缩,他拍桌而起,瞪着姬月的双眼,转头看向轻歌,道:“它是不是那只狐狸?”轻歌也不打算隐瞒,漠然的点了点头。夜青天跌坐在椅子上,犹似惊魂未定,喃喃着,“能幻化成人形的灵兽,只能是从妖域来的,轻歌,不行,不能去妖域,可骨髓烟已经种下,除非死……”夜青天双目之中没有什么神采,他自言自语了许久,轻歌看着他两鬓以及发梢生出来的白发,有些心疼,惆怅。夜青天一生,青年丧妻,中年丧子,连儿媳妇都奔赴黄泉了,只剩下他一个孤苦无依的老人死撑着,如今支持着他活下去的念头就只有一个夜轻歌,轻歌的确不想在夜青天的晚年还刺激着他,可这件事情,迟早要让夜青天知道,接受。轻歌走至夜青天身后,伸出纤细白嫩的手为他揉着脑袋两侧的太阳穴。夜青天闭上眼,有些疲惫的说,“罢了罢了,年轻人嘛,老夫这辈子别无所求,当初希望你幸福安康,别和你爹你娘那样轰动,不需要成为龙凤,找个普通平凡的人相夫教子一生,可你注定不会走千万人都走过的路,爷爷老了,没力气了,以后兴许走不动了,没办法再和以前一样护短,为你打跑坏人,爷爷对你就一个期望,别死的那么快,别让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漫漫长生里,他已经送走了许多至亲的人。他也希望自己死的时候,也被至亲的人送,而不是尸骨未寒。夜青天的话,让轻歌听起来异常难受,她点了点头,强颜欢笑,“爷爷你放心,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拉钩。”夜青天孩子般伸出了皮肤褶皱的手指。轻歌嫣然一笑,把手伸出,与夜青天拉钩。姬月脸上的潮红突然褪去,一双异瞳眸子流光溢彩,闪烁着死气。轻歌走至姬月旁边,姬月低头,垂眸,沉然道:“九界守护者来了!”九界守护者!轻歌震悚在原地,双手颤抖不已,她喃喃着问,“你要走了吗?”“我先去看看动静。”姬月道。轻歌攥住姬月的手,坚定决然的说,“带上我。”她怕他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回来。所以,哪怕是离开,让她前来送送也好。犹豫了会儿,姬月点了点头。轻歌回过头,看向夜青天,“爷爷,抱歉,我要走了。”夜青天如负释重般,三分颓废三分落寞四分恣意的坐在桌前,随意的摆了摆手,转瞬又痛快喝下,说:“去吧去吧,小年轻玩小年轻的游戏去,别妨碍糟老头子喝小酒。”轻歌看着夜青天苍老的身影,欲言又止,五味杂陈,最终,叹了口气,与姬月十指相扣,转身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