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626章 上天的宠儿

第626章 上天的宠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场战斗后,轻歌姬月二人告别了海王,前往南冥。走时,夏紫烟西瑜夫妻二人前来相送。海域里白雪纷飞的岛屿上,夏紫烟裹着厚重的披风,虚弱的站在岛屿上,被西瑜搂在怀里。夏紫烟的腹部不再凸起,她的孩子已经悄悄的流掉了,这会儿她身体正差,不过听说轻歌要离开西海域,执意要来相送,西瑜执拗不过,只好连夜去接夏紫烟过来。夏紫烟整个人都是虚浮无力的,她握住了轻歌的手,说:“此次事情,我真的无以回报。”“各为自己罢了。”轻歌淡淡的道,她转眸朝西瑜看去,道:“自家姑娘,自己好好宠着吧。”“那是自然。”西瑜紧紧的揽着夏紫烟,嘴角勾勒出一抹笑。轻歌点了点头,转身与姬月十指相扣离开。一路上,并未迅速朝南冥赶去。姬月要去了,不会有很长时间留在四星。许是心有灵犀,两人走过白雪皑皑锦绣山河,他们看见了丛林里的精灵和湛蓝一览无遗的天际,遥远的海域上有成群结队的白色海鸥清一色掠过。姬月的眼尾没有红痣,他孤傲冷寂,成了这片大陆的无冕之王。他搂着轻歌,掠上云巅,站在最高的角落,俯瞰神州大地。他牵着她的手,去迷雾重重魔兽纵横的森林里游弋,万兽称他为王,江山以她为笑,灵鸟凶兽们在咆哮,嘶吼,兴奋的不知所以。两人走过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子,村民朴实,有人喜结良缘,红妆十里迎接新娘。高头大马上的男子着喜袍,披红褂,招摇过市,得意洋洋去接他的妻子。轻歌好奇的勾着姬月的手去看热闹,拜天地,入洞房。这个村子有个习俗,新娘拜堂之后要上阁楼抛绣球,把美好的姻缘赠送给吃酒的客人。阁楼上,凤冠霞帔的美娇娘手里拿着喜庆红的绣球,嫣然一笑后朝阁楼下丢去,未婚的姑娘们都满怀期待的看着绣球,恨不得绣球把它们的脑袋给砸出个洞来。轻歌看着绣球的那一抹红,微微咬了咬娇嫩的唇。几分期待,几分失落——眼见着绣球就要砸上一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娃娃,姬月出手如电,神出鬼没,踪影难形,他自人群里暴掠而过,一把攥住绣球,而后坦然自若的朝轻歌走去,那狂妄桀骜的姿态,像是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的公子。他霸道的把手里的绣球塞在轻歌怀里,轻歌捧着绣球,抬眸朝姬月看去,一阵风漾来,白发三千起舞。“哇——”没有接到绣球的小姑娘突地失声痛哭。轻歌一手拿着绣球,一手拉着姬月走至小姑娘面前,把手里的绣球给她。小姑娘擦了把鼻涕眼泪,委屈的看着轻歌,语不惊人死不休,“接了绣球,是要亲嘴儿的。”轻歌:“……”姬月:“……”登时,村民们都在起哄。轻歌干咳了一声,面色通红,佯怒的瞪了眼小姑娘,“小小年纪不能不学好。”小姑娘再一次“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轻歌:“……”轻歌俯下身子,温柔的说,“不哭了好不好,给你买糖吃?”小姑娘像是着了魔,哭的根本停不下来,她撇着嘴,委屈的道,“亲嘴儿,就要亲嘴儿。”轻歌:“……”现在的熊孩子思想都这么不纯洁吗?轻歌嘴角抽搐了几下,若不是村民都在,她简直想拿绣球把这小丫头给砸的灰飞烟灭来。轻歌直起身子,一转头,突地被人吻住,吮吸缠绵,辗转悱恻。轻歌手里捧着红如火的绣球,姬月搂着她,四周都是喝彩的村民,一双双质朴的眼,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一瞬,像是得到了天下人的祝福。一吻缠绵结束后,轻歌有些懵了,一转头,便看见一个伛偻着脊背的老婆婆在街道上艰难的走着,一俩马车,飞驰而来,似是要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碾碎。轻歌脚尖点地,一跃而起,踩着一颗颗拥挤的人头,到了人群之外,街道中央,她站在马车与老人的中间,玉手伸出的刹那,攥住了烈马蹬起的马蹄,阻止了这俩马车的前进,马车上的货物,却是全部倒在了地上。老人这才反应过来,惊吓出了一身冷汗。适才调戏轻歌和姬月小姑娘冲了过来,扶住了老人,“奶奶,你没事把?”马车上的商人走了下来,也不顾一地价值千金的货物,而是看有没有人受伤,发现没人受伤后,松了口气。“这位姑娘。”商人对轻歌抱了抱拳,道:“若非姑娘出手相助,只怕就会酿成大错,让我遗憾终生。”轻歌淡淡的笑了笑,风轻云淡的。姬月走了过来,顺其自然的牵起轻歌的手。老婆婆忽的笑了笑,道:“小丫头会好人有好报的。”好人有好报——轻歌苦笑,脸色白了几分。天下人都要她不得好死,说她心狠手辣,也的确如是,她的双手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她从未想过自己是个好人。老婆婆自顾自的抓住了轻歌的手,抚平轻歌握拳的手,笑眯眯的道:“老婆子我没什么本事,看手相倒是一流的,不如让我给姑娘看看手相如何?”轻歌看着被老人握在手里的手,有些别扭,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老人枯老的手,指腹沿着轻歌掌心的纹路抚摸着,片刻后,道:“姑娘洪福齐天,命格好到爆炸。”轻歌:“……”命格好到爆炸,老人也真是幽默。对于老人的话,轻歌并未相信什么,她还在和她的命运做斗争。云月霞说,她是两颗命格星的拥有者,若不绝地反击,她一生的结局,将会和凤栖那样惨淡。老婆婆的声音,再次响起,“姑娘,多福,自然是多难,命中注定的劫数无法改变,姑娘不能受挫失望,应该要跨过这些难,难与福是相对的,走过的劫难坎坷越多,姑娘的福气就越好,大苦大难后,姑娘会是上天的宠儿。”老婆婆故作神秘的说。轻歌诧异的看着老人,似懂非懂。适才要亲嘴儿的小姑娘,突地对轻歌勾了勾手指,似是要对轻歌说悄悄话。轻歌挑了挑眉,蹲了下来,小姑娘噘着嘴,在轻歌脸上啵了一口。亲完后,小姑娘跑开,笑的很是放肆,还缺了颗门牙,滑稽可爱。她说:“被我亲过的人,都会幸福的。”即将要暴走的某男听见这句话,心也软了下来。他奢求不多,只愿她幸福安康,一世无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