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二一章 我的岳父

第三二一章 我的岳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和门内,都知监首领太监王传化再次神色匆匆的走入殿内跪下。
  
  “陛下,方才靖安伯已经找到了新线索,证实五经博士费元极大可能是死于自杀!”
  
  这殿堂之内的内阁诸臣,奉诏而至的大小九卿顿时发出了一声哗然声响,所有人的神色都是无法置信。
  
  “费元自杀?这怎么可能?”
  
  “他是怎么自杀的?紫禁城重重宫禁,外臣哪里能把毒药带进来?”
  
  “这真是荒唐!”
  
  在大殿中央处的王传化对众人之言都置之不理,他面色潮红的抬起头:“是混毒!靖安伯大人在费元的指甲里面找到了一种粉末,虽然本身无毒,可与仁寿宫送过去的点心混合之后,却可合成为‘血樱红’这种剧毒!”
  
  这一瞬,这殿堂内的群臣都是一片死寂。
  
  “为何之前没有查出来?”端坐于御座上的景泰帝先是精神大振,随后他就一摇头:“算了,李卿真不愧是朕的靖安伯。现在去个人,将此事通告于外面叩阙的众官与国子监生,记得要嗓门大一点的,要宫城内外,咸使听闻。再把里面那些领袖之人招进来。且让他们听一听,真相究竟如何!”
  
  此时殿堂内,几乎所有人都听出这位天子语中含的快意与讽刺。
  
  此时景泰帝又语中一转:“还有,李卿他人呢?怎么没有过来?”
  
  “靖安伯还在查案。”王传化躬身禀告:“还有厨师与两名内侍之死的死因未能查明,靖安伯已经领着一干人等去了仁寿宫的厨房了。”
  
  少保于杰听到这里,不由满意的微一颔首。这位理学护法,倒是不负他的举荐。
  
  ※※※※
  
  此刻的李轩,确已入了仁寿宫。
  
  为了节省时间,他让人将厨子与两个内侍的尸体,直接抬到了仁寿宫的厨房。
  
  ——这其实是比较晦气的,所以仁寿宫的监门太监老大的不情愿。
  
  可长宁郡主虞云凰还是阴沉着脸,强逼着监门太监放行。
  
  李轩将案子查到这里,已将天子的嫌疑洗脱大半,反倒是这茶水点心都是从仁寿宫的小灶送出去的,孙太后与太子这边就有点说不清了。
  
  如果这监门太监再拦着李轩不肯放行,外朝一定会群情骚然。
  
  “在大晋皇城中,共有三个大厨房,尚膳监,南膳房,北膳房。不过位置都在东华门外的外宫,隔了一面宫墙与护城河。那边的东西送进来,基本都是冷的,也容易被人做手脚。所以宫内各处只要有条件,都会自选厨师开小灶。”
  
  绣衣卫都督同知左道行走在前面引路,将李轩带到了一排青砖房前面:“仁寿宫的厨房则一共有三间,东边那间是主厨房,负责太后与太子的早中晚餐,更东边的侧厨则是太后的恩典,专负责仁寿宫与慈庆宫的宫人内侍们的伙食。
  
  这边最小的一间,则是专用于制作茶点,精制茶叶的茶点房。因仁寿宫与慈庆宫中贵人不多,这里日常只有三位厨师轮值,当日的这个厨师名叫黎九弟。案发之后,我们在这间厨房里面找到了他的尸体。
  
  另外两个内侍,则是死于慈庆宫的后花园,他们原本在给太子良娣送餐。死因同样是血樱红,我们的灵仵在他们三人的胃袋里面找到了紫糯,也在这间茶点房里面,找到了三个有着残汤的碗。推测两个内侍是来这边取餐的时候贪嘴,与茶点间的师傅一起吃了紫糯丸致死——”
  
  此时左道行的语气,却没有了之前那样的笃定,只是纯粹的解说介绍。
  
  李轩则先是在门口站定,往四周望了望。他发现这茶点间的周围虽是覆满了大雪,可它与旁边的主厨与侧厨,都有廊道连通。
  
  “你们为何认为黎九弟是自杀?他为何又要把两个送餐的内侍给害了,这似乎没什么必要?”
  
  “其实黎九弟到底因何而死还未有定论,只是暂定自杀,这样可对外面有个交代。他毒杀两个内侍之因也是个疑点,至今没有确定缘由。不过事发之际,我与长宁郡主就将这里的所有厨子都全数拿下讯问了。”
  
  左道行不厌其烦的解释道:“那时正值午时,所有人都在厨房做餐。我们反复问过,当日值班的所有厨子,都有不在场证明。而茶点间就只有送餐的宫女内侍出入,时值大雪,有他们的脚印可以做证。总不可能是这些人做的紫糯丸?
  
  如果靖安伯有怀疑,可以到那边继续拷问,这些厨子至今都关在内缉事监。”
  
  李轩接下来再没说什么,他首先在厨房门外,看了下这三具尸体。
  
  这次他依旧很仔细,却发现大体都如左道行之言,没能在这三人身上找到任何异常。
  
  唯独那厨师的手,让李轩微微蹙眉,凝视了一阵儿。
  
  这位名叫黎九弟的厨师长得很胖,临死前应该还在揉着面团,手上还有着不少干粉。
  
  接下来李轩又进入到茶点间,扫视着这屋内。
  
  这茶点间左边的角落里,是放置各种茶饼的地方,还有各种加工茶叶的工具。
  
  这个时候的茶叶,还不是后世那样的散茶,都是制作成茶饼与茶砖保存转运。然后在使用的时候,再做进一步的加工精制。
  
  右边则有三个灶台,还有桌子砧板等等,上面摆满各种厨具。那几只内有残汤的碗,也摆在了上面。
  
  茶点间的后方则堆了好几十个袋子,里面都是绿豆,糯米,大麦之类,是制作点心的原料。这里还有一个木架,上面放了几十碟预先做好的各种点心。
  
  李轩从内到外看了一圈,然后就蹙眉问道:“这间房里面有没有被动过,你们来的时候就是这样?”
  
  他发现这间茶点室里面简直凌乱极了,所有的厨具餐具都摆放的乱七八糟。角落里面,还有一些没有清洗的碗。
  
  “当时就是这样,没有人动过。”虞云凰背负着手看着李轩:“这间房日日夜夜都有人盯着。”
  
  李轩则用手摩挲着下巴:“有些不对劲,首先这三人体内的紫糯丸都很小,加起来都不够一人的食量。”
  
  跟随进来的几人,都不由神色一凛。之前在含元阁,这位当朝靖安伯,就已证明了他的不可小视。
  
  虞云凰也陷入凝思:“可能是黎九弟为自己做的,恰好这两个内监过来,与他一起分了这碗紫糯丸。”
  
  “的确有这种可能。”李轩点了点头:“还有疑点之二,死者临死之前还在捏着面团。他应该是在制作什么点心,你们有谁见一个人明知道自己要死了,还要去干活的?”
  
  “还有疑点之三,我没在这里找到任何制作紫糯丸的工具与痕迹,是被他洗掉了?可我看这里的情况,这位厨子也不是特别的勤快。”
  
  左道行听到这里,就抱了抱拳:“这两个疑点,我的部下也有提出过,他们怀疑黎九弟并非是死于自杀。不过我们拷问那些厨子时,却一无所获。即便有人经不住打招供,口供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李轩听了之后,就无话可说。也就说即便内缉事监与绣衣卫,也怀疑黎九弟是被杀人灭口。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找不到真凶。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轩听见外面一阵动静。然后没过多时,左道行手下的一位绣衣卫千户就带着乐芊芊,还有彭富来与张岳两人一起走入进来。
  
  乐芊芊兴冲冲的匆匆走到了李轩身边:“校尉大人,已经查出来了,这种粉末名叫‘雪里白’。本身无毒,可与某些东西混合之后,却可以产生一些威力极大的毒素。我父母在这边有位老关系,是一个很厉害的太医,他猜测这很可能是有人改进了血樱红的方子,以‘雪里白’作为辅药。”
  
  “雪里白?”李轩的眼神狐疑,心想这些黄色粉尘,它们哪里白了?
  
  “在温度很低的情况下,就会变白。混在雪里面,就是白色的。”乐芊芊说话的同时,还将一叠纸张递给了李轩:“他不但帮我拿到了血樱红与所有变种血樱红的配方,甚至还推演出了两份以‘雪里白’为辅药的血樱红配方。
  
  这位伯父很厉害,如今已是太医院院判,名叫刘文泰。据说他正在编撰一本《本草品汇精要》,要搜集天下所有的药石之物记录成书。”
  
  《本草品汇精要》?
  
  李轩心想这不是《本草纲目》的前身吗?不过在他那个世界,这是明弘治年间才编撰成书的,换算在这个时代,得等到一百多年之后呢。明朝的弘治皇帝,是朱见深的第三个儿子。
  
  李轩开始翻看着手中的一叠宣纸,可随后就苦笑起来,他要这东西没用啊,根本就看不懂,只能做为费元之死的辅证。
  
  他随意的扫了一眼,就将手中的宣纸收到了袖内:“芊芊你辛苦了,不过我们现在的麻烦,是找到杀害外面那三人的真凶,或者证明那厨子确实是死于自杀。”
  
  乐芊芊听了之后,却是神色犹豫道:“如果是这样,我倒是有个办法。我发现这两份以‘雪里白’为辅药的药方,都需要用到一种名叫‘鬼藤草’的药物。这种草的汁液又很特殊,书上说它们沾在人手上是很难洗掉的,除非是能忍住高温放在开水里面泡,否则就只能等时间久了之后自然消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